每年1月下旬起的“地方兩會季”近在眼前,浙江省溫嶺市農林局、科技局、經濟和信息化局和科技協會或許正在經歷他們一年中最為緊張的時期。
  去年溫嶺市“兩會”上,市農林局和科技局的預算被人大代表質疑,不得不“連夜修改”才獲投票通過。溫嶺市人大辦公室副主任林應榮告訴南都記者,自去年首創地方人代會“部門預算票決制”後,目前此制度正在不斷被擴展與深化,在馬上召開的市兩會上,將有四個部門的預算等待被代表們票決。
  1
  “溫嶺民主”持續強力推進
  2013年溫嶺市兩會剛剛結束,官員微博紅人、浙江省委常委、時任組織部長蔡奇轉發了溫嶺市委組織部的一條微博稱“溫嶺民主又有創新”。所謂“溫嶺民主的創新”即指“部門預算票決制”。
  在那次市兩會開幕當天,市農林局和科技局的賬本被裝進了每個代表的包里。兩天后,全體人大代表被分成了12個代表團,對這兩本預算進行面對面的集中審議。據媒體報道,農林局預算中“三公經費”預算一項引起了代表質疑。2012年“三公經費”預算為347.5萬元,2013年卻有370 .5萬元。“在中央倡導削減‘三公’經費的情況下,農林局‘三公’經費預算不減反增,建議重新修編。”代表們在審議時現場“開火”。
  據林應榮介紹,遭到質疑後,由市政府領導會同兩部門負責人、相關人員連夜修改預算,其中農林局三公經費預算調整為241 .2萬元,比之前減少將近130萬元。此後兩部門預算才被投票通過。
  “這次票決對於這兩個局的觸動很大,部門領導對如何管理好預算問題有了更深的認識。”林應榮也坦言,有了去年的嘗試,今年參加票決的相關部門領導多少會有些緊張。
  儘管在全國兩會上,人大代表使用表決器對於“一府兩院”工作報告、中央政府預決算進行投票近年已成慣例,但對於地方兩會來說,審議通過預決算還是一項“高技術含量”的工作。長期以來,很多地方還在使用鼓掌或舉手的方式通過地方政府起草的預決算,更不用說將政府各個部門的三公預算等賬本拿到大會上來投票表決了。2013年,溫嶺市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今年,溫嶺市人大決定將專題審議的部門數擴大到24個,票決的增加到4個。“我們想要爭取達到全市各個部門全覆蓋。”林應榮說。
  2
  19億項目被“懇談會”暫緩
  “部門預算票決制”只是溫嶺公共預算改革的局部。多位“溫嶺民主”的觀察與研究者稱,包括“三公經費”在內的預算詳細公開和“懇談會”才是其公共預算改革的核心。溫嶺自己將這套模式稱為“參與式預算”———
  人大代表和普通民眾均可“參與”政府預算的審查,他們對政府的“花錢計劃”發表意見並促成政府預算的調整。這項改革將協商民主與預算審查結合起來,在國內開了先河。
  2013年4到5月,溫嶺市將71個一級部門預算單位及下屬單位、16個鎮(街道)當年的預算和“三公”經費首次通過網絡和報紙等形式實現全部向社會公開。報紙上整版整版的細小數據很快引起反響。據報道,市人大辦公室的電話次日就被普通民眾“打爆”。“某中學圍牆改造60米要用多少錢”、“某單位職稱考核經費要用多少錢”……如此詳細的預算普通民眾看得懂,說得上話。
  這些公佈的數據甚至已經精確到了目一級(按照政府預算收支科目,順序為類、款、項、目四級),而目前全國範圍內一些試點地方公佈的數據大多還在類一級徘徊。
  公開只是第一步,學者認為,公共預算改革應往兩點上使力:一是公開,一是參與。而基層民主往往更多通過後者體現。溫嶺重商,有“凡事都可坐下來談”的氛圍。“大多數人走南闖北,見過世面,不怕官”,溫嶺當地一位官員如此描述,普通民眾能夠坐下來和官員“懇談”在這裡有天然土壤。溫嶺市“參與式預算”便發芽於這個“民主懇談”土壤。為了即將召開的2014年市兩會,溫嶺市人大已經針對7個部門的預算組織了7場懇談會,每場參與人數超過100人。林應榮介紹,這些民眾代表的選擇主要有兩個途徑:從預算審查監督參與庫中抽取和由民眾自願報名。
  預算審查監督參與庫由4萬人組成,按照當地各行業從業比例挑選而出,其中3萬人是占當地大多數的所有村(居)民代表,此外還有納稅人代表、工青婦代表、外來人口代表等。一次“水利局預算懇談會”上,政府準備上馬一個達19.17億元的排澇工程,被參會的民眾代表否定。
  阻力並非沒有,總結起“為什麼別的地方不行,溫嶺卻能堅持做”的原因,林應榮認為,除了有“懇談”的本土傳統外,幾套班子意見統一也很重要。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學明是其中的積極推動者,“他在四套班子里都工作過,有想法,也有決心。”林應榮說。
  南都記者 娜迪婭 實習生 賴婧穎 發自北京  (原標題:溫嶺市兩會“預算票決”擴至四部門)
創作者介紹

失戀

qf62qfyf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