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吳英減刑案在浙江省女子監獄審理。
2009年4月16日,吳英集資詐騙案一審開庭。

2011年4月7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吳英案,吳永正法庭外接受採訪。
吳英案的上訴材料。圖片來源:網絡資料圖
  【特別報道】吳英資產之謎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芳 見習記者 鄒堅貞|北京報道
  吳英案始末
  2007年3月16日,吳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逮捕。
  2009年12月18日,金華市中院以集資詐騙罪一審判處吳英死刑。
  2010年1月,吳英提起上訴。
  2011年4月7日,浙江省高院開始二審吳英案。
  2012年1月18日,浙江省高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報最高院核准。
  2012年4月20日,最高院未核准吳英死刑,該案發回浙江省高院重審。
  2012年5月21日,浙江省高院作出終審判決,以集資詐騙罪判處吳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2013年11月2日,東陽市政府首度對外通報吳英案相關資產處置情況。
  2014年7月11日,吳英死緩減刑案開庭,浙江省高院判決吳英由死緩減刑為無期。
  7月11日,吳英減刑案在浙江省女子監獄開庭審理,經過大約一個半小時的庭審,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吳英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減刑至無期徒刑。
  2012年5月21日,吳英因集資詐騙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判決生效之後,交付浙江省女子監獄執行。死刑緩期執行期間自2012年5月21日起至2014年5月20日止。浙江省女子監獄依法提出減刑建議書,建議將吳英的死緩刑期減為無期徒刑。經浙江省監獄管理局審核,報送浙江省高院審理。
  於是,有了這次開庭。
  繼續申訴
  為了參加此次庭審,吳英的父親吳永正提前一周就趕到了杭州。“法院根本沒有通知我們家人和吳英的律師參加,後來我們是自己知道的,於是申請要參加庭審,但法院起初還拒絕了我們的申請。”
  吳永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經過將近一周的交涉之後,法院在庭審前一天下午5點半電話通知他:同意但限額兩名家屬參加庭審,人選由浙江省女子監獄安排。同時,法院拒絕了吳英的律師要求參加庭審的申請。對此,吳永正感到不滿,他認為,這沒有法律依據。
  但在清華大學法學院證據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看來,由死緩減為無期徒刑,當前的程序設置行政化色彩較濃,法院確實沒有義務通知家屬和律師。如家屬和律師得知消息趕來參加,出於人道主義應當允許,但因法律未明確規定該項權利,法院拒絕他們的要求也沒有違反法律規定。
  經開庭審理,法院裁定認為,吳英在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期間,沒有故意犯罪,且確有悔改表現,應予減刑。
  庭審結束後,吳永正去找主審法官,向其表達了吳英的問題不是減不減刑的問題,而應當是罪與非罪的問題,並向其提交了申訴書。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兩年來,他多次到浙江省高院進行申訴,但未果。
  吳永正亦曾向全國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寄出過申訴狀。但現在看來,效果仍未如理想。
  作為父親,吳永正對“吳英無罪”的堅持近乎偏執。記得在2013年3月於北京召開的吳英“案中案”及刑事申訴案研討會上,吳永正不時打斷參會者的發言,或補充,或“校正”,他始終堅持:女兒無罪,申訴有望。
  資產處理引質疑
 
  而吳英剩餘資產的多寡以及是否足以償還債務,是吳英案能否申訴成功的關鍵。
  在吳英被改判死緩之後,她的財產處置及去向一直為公眾,尤其是債權人所關註。
  7月7日,東陽市中院以及東陽市公安局發佈了吳英案審結之後的第一批資產拍賣公告。由東陽市中院提供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作為資產拍賣渠道,拍賣的資產包括位於東陽市白雲街道漢寧西路280號的6處房產。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登錄東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網發現,公告內容除了房產評估價格以及拍賣底價等信息外,還特別標紅註明:“受東陽市公安局委托,本院提供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處置該房產。”以及“處置該房產的主體是東陽市公安局,東陽市人民法院只是提供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
  拍賣公告的落款為東陽市公安局。
  吳英的債權人林衛平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此次首批掛拍的6套房產都是經過專業的資產評估公司進行過價值評估的,與市場價的差距不會很大。
  吳永正也認可了此次拍賣的價格,“每平米的價格與市場的差距大概在1000元左右,確實差價不大。”
  在此之前的6月5日,東陽市政府曾牽頭,由東陽市副市長陳軍任組長,東陽市公檢法系統配合併有兩家資產評估鑒定機構和吳英案的債權人組成了吳英案資產處置小組,並於當天下午召開了“吳英案資產處置方案通報會”。
  吳永正和林衛平都參加了此次會議。
  吳永正對處置吳英財產的主體表示了異議。他認為,案子已經審結這麼長時間了,無論是東陽市政府還是東陽市公安局都沒有權力對吳英和本色集團的資產進行拍賣,而應該由法院來處分。
  但林衛平顯然要務實得多,在他看來,由政府機關牽頭組織這樣一個資產處置小組,通過對吳英所有資產進行清算、拍賣,繼而償還債權人的債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她有些資產不儘快處理掉也可能就不值錢了。”林衛平說。
  林衛平是吳英案最大的債權人,他曾前後借給吳英近4.3億元,最終沒追討回來的有3.2億元,占吳英3.8億元總債務的絕大部分。作為資金“掮客”,林衛平的“上線”債權人又有五六十人。在吳英案審結之後,這些債權人都希望有關財產處置的安排也儘快提上日程。
  林衛平被納為吳英案資產處置小組的監督成員,可旁聽小組的處理會議,該小組對資產的評估及處置情況也需向其通報。
  據林衛平介紹,除正在拍賣的房產外,司法機關扣押的吳英的珠寶首飾也已經經過了價值評估,但目前還沒有提請進入拍賣程序,接下來將會逐步進入拍賣程序。
  2007年,吳英被捕後,浙江省東陽市公安機關曾在未經吳家同意的情況下將吳英的部分財產進行了拍賣,其中包括酒店、汽車、商鋪等。
  此前媒體披露的東陽市政府處置吳英資產的材料稱,對本色概念酒店經營權及其他租用房屋中易貶值且不宜保存的物品進行公開拍賣,包括30輛汽車、本色總部和倉庫中的家紡、租用倉庫中的建材、租用店面中的洗衣、洗車設備等相關物資。拍賣款項存於專案賬戶中,該專案賬戶中所涉及的資金包括前期拍賣所得款項以及追回的贓款共計1800餘萬元。
  不過,吳永正稱,公安機關不僅無權處置,而且使吳英的財產嚴重縮水。
  據吳永正的說法,僅本色集團旗下的“本色概念酒店”吳英當初對其的直接投資就達到了8000萬元,但最終以450萬元的價格拍賣了。當年,吳英以2000萬元購入的30輛車輛也以低價出賣了。
  而最讓吳永正感到不滿的是對本色集團旗下兩個倉庫的貨物的處理,“那兩個倉庫裡面的貨物,價值將近一個億,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拍賣掉了,拍賣的金額和款項去向至今也沒有公告,在之前的判決中也沒有提及。”這讓他心有不甘。
  東陽市公安機關方面曾通過媒體就此進行過解釋:當時是為了財產的保值和安撫債權人的需要。
  東陽市公安局參與辦理此案的一位警員在2012年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曾表示,“你若說讓人家一點把柄也找不到,這也是不可能的。至少我們自己認為程序上是經得起調查的,作為政府層面,已經考慮得相當仔細了。”不過,他承認,當時拍下本色概念酒店的人比較划算,因為那時恰處2008年金融風暴期間,“大家都不看好這個酒店”。
  在“吳英案資產處置方案通報會”上,吳永正提出,應先將吳英及本色集團的資產數量進行核實,在此基礎上再來參照市場價格進行估價處置。但他的提議未被採納,“相關領導的回應稱,前面的問題一概不管,現在只處理當下的問題。”
  林衛平也獲悉了這些資產的拍賣消息,但拍賣後所得款項的去向,他表示不清楚,“至少這些錢沒有用來清償債權人的債務。”
  資產究竟有多少?
  吳英的資產究竟有多少?一直是個謎。
  二審判決認定吳英實際騙取3.8億餘元,其剩餘資產為1.7億元。
  但在二審期間,據吳英自己的估算,其剩餘資產距離3.8億元僅差幾百萬元。而那時候,吳永正對吳英剩餘資產的估算則達5億多元。
  到了2013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吳英“案中案”及刑事申訴案研討會上,吳永正給出的估算數字:6億元。
  吳英的獄中生活:

  自學法律、繼續“戰鬥”、協商離婚
  7月11日,出現在庭審現場的吳英,無論是身體狀況、精神狀態還是心態,都讓她的父親吳永正感到欣慰。
  獄中自學法律
  “經過兩年緩刑考驗期的獄中生活,現在的吳英已經逐漸冷靜、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處境和客觀現實。她已經明白,監獄的權力很有限,罪與非罪這個問題不是監獄能夠決定的。”吳永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吳英的心態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她現在主要是積極改造、服從和遵守監獄管理的各項規定,當然,對判決結果,她仍然會堅持申訴到底。”
  在獄中,吳英一直在系統地學習法律,以便為自己申訴。
  事實上,還在看守所的時候,吳英就已經開始學習相關的法律條文和法律基礎知識,並以此來維護自己在看守所里的權利。在裡面,她還寫了厚厚三疊數萬字的《上訴材料》、《檢舉材料》和《控告信》。
  獲減刑之後,吳英的二妹吳玲玲給記者發來短信說,姐姐會繼續戰鬥。
  自2012年5月21日吳英案審結後,吳英被押往浙江省女子監獄服刑。此後幾乎每月14日,吳永正都要去監獄探望吳英,每次能聊半小時,絕大部分的時候還是聊案子。“我告訴她,外面的事情不需要她來操心,她在裡面操心也沒用。接受裡面的規定,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其他的,我從來不問。”
  為方便探監,吳永正現在就租住在吳英所服刑的浙江省女子監獄旁。他生活中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在為申訴奔波,搜集相關證據、準備申訴材料。
 
  吳永正常想,吳英如果不那麼要強,也許也能擁有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吳永正對吳英的要求最嚴格,她也最怕吳永正。但在這位父親眼中,吳英仍然是他的四個孩子中最引以為傲的一個,“最能吃苦耐勞,腦子也相當聰明。”
  “2000年初,吳英還在做個體創業的時候,她的個人資產已經有5000萬了,那時候她才25歲,在東陽當地的年輕一代中,也算是一個佼佼者了。”吳永正說,如果她不去發展集團公司,自己小規模地經營下去,也不至於到今天這樣。“我有時候就罵她說,你搞這些幹嗎呢,我們不需要這麼能折騰,平平淡淡過日子不好嗎?”
  過去的這8年,吳永正生活的全部重心都是在為吳英案奔走。他見過無數的記者,出現在關於吳英案的各種研討會,每每談到吳英案,總是一副鬥志昂然的樣子。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背著‘詐騙犯的父親’的惡名在生活,但我堅信吳英不是這種人。從某種角度說,我也是沒辦法,(這樣做)實屬無奈。如果我不努力爭取,吳英也許就已經死了。”
  這期間,有不少人勸他放棄,“但我脾氣犟起來,誰勸我都沒用,我要堅持到底的。”吳永正說,家人和朋友無論在精神上還是經濟上均給了他巨大的支持。“我自己的積蓄早就花光了。”
  吳英案發,也改變了這個家庭其他成員的命運。
  吳永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吳英的三妹、四妹本來是要出國留學的,“學校都聯繫好了,吳英出事之後,一切都停下來了。”他說,四妹高中畢業後就沒再上學,“因為感到委屈,家都很少回了,她說,家裡沒有家的感覺。她乾脆連過年都在外面打工,不回來了。”
  吳英的二妹為吳英付出了很多。“現在的很多費用都是靠老二,她基本上是掙了多少就拿多少過來,我的二女婿人也很好,從來沒有怨言。”
  走到盡頭的婚姻
  在婚姻上,吳英沒有她的妹妹幸運。她準備要離婚了。
  據吳永正說,吳英入獄後,她的丈夫周紅波曾經找過她提出要離婚。“當時吳英很生氣,因為周紅波已經有了新的感情,卻一直不跟她說,而且,吳英出事後,周家的人從來沒有關心過。但生氣歸生氣,吳英當時也還是同意離婚的。”吳永正說,“但男方要求財產問題先擱置,先把婚離掉,這個要求吳英不同意,我也不同意。”
  之後,雙方為此事一直僵持不下,離婚的事情也就一直擱置。
  “這個問題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不能再拖,現實問題還是要考慮的。”吳永正說,雖然他對周家的淡漠感到失望和不滿,但他也能理解周紅波的選擇。
  就在減刑庭審的幾天前,吳永正叫來了周紅波,跟他說,待庭審結束後就著手解決這個問題。
  庭審後的第二天,吳永正去探望吳英時談了這個問題。“吳英也表示要好合好散,願意與周紅波協商離婚的相關事宜。”
  據悉,吳英在獄中正在籌划出版一本新書,書名就叫《曾經心痛》。
  而如今,吳永正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稱,他認為吳英的資產按市場價應在15億元左右,“吳英所欠債款是3.8億元,根本不存在資不抵債、無法償還債務的問題。”
  這是他不斷申訴所能倚賴的“最重要的依據”。
  然而,他至今未能提供完整的具有說服力的財產清單,也沒有專門的機構對此進行鑒定評估。
(原標題:吳英資產被低價處理引質疑:8000萬酒店拍賣僅得450萬)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失戀

qf62qfyf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